薯条

【夜夜谈】第三季 第六十一夜 梦

  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地牢中,一个人被冰凉的铁链紧紧地绑在不知对多少人施过刑的刑架上……
  过了很久…
  “吱呀—”一声,木制的牢门被人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在一旁的狱卒见人连忙说道:“王上!”毓骁没有理会,直接走向刑架,他看着刑架上的人,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人的头微垂,浑身上下都是被刑罚的痕迹,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听见声音,他只能轻微的抬起头。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看着那人的样子,毓骁一直不相信曾经对他温柔的人会做出那种事来,他一直都在说服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那些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毕竟在朝中有很多人对他不满。但这是事实,毓骁必须面对。
  “艮墨池…本王再问你一遍,太师是不是你杀的?还是别人指使你杀的?”想了很久的毓骁说。
  艮墨池听了毓骁的话,抬起头看着他。
  “是我杀的…”
  艮墨池弱弱的说,说完他笑了,是嘲讽的笑,不知是在笑毓骁,还是在笑自己…
  毓骁看见艮墨池的样子,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
  “那你为何要杀太师?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你在中垣前一任的王?”
  “臣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遖宿……为了王上,仅此而已…”
  又是这一句!
  “好!甚好!来人!本王要亲眼看着,这八十一钉,一钉不差的钉进去!”
  狱卒听到了命令就开始行刑了,而毓骁就在一旁看着一根根带棱的钉子,钉入艮墨池的身体里……
  “王上…王上!”
  毓骁睁开了眼,看了看四周,才想到刚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揉了揉发紧的头问:“怎么了?”
  “王上时辰不早了,该上早朝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整个早朝下来毓骁都是心不在焉的。临下朝时,毓骁的脑中还浮现着那人的笑,不知在想什么…想着想着毓骁就摇了摇头心想:那件事离现在早已有一月有余了,自己为何还是会想到他?没一会他就烦了,我根本不在乎他!我才不在乎一个对遖宿有不良之心的人!
  下了朝,毓骁就回到了寝宫,一脸烦闷的样子坐在桌旁,还没坐一会儿就坐不下去了。之后就去了花园…
  那里有一棵桃花树…树上的桃花已经全开了…风一吹…便有片片桃花飘落…
  毓骁渐渐地走向那棵桃花树。
  隐隐约约他看见树下有个身着赭色衣裳的人在那里,不知是在等谁…
  慢慢地那人的眉目渐渐清晰了…
  “墨池!”
  艮墨池听见有人在唤他便转过身笑着对毓骁说
  “王上…你终于来了…臣在这桃花树下等了好久…”
  毓骁向那棵树下跑去,不知为何他想仔细的看着艮墨池,想抱他,想亲吻他,想和他说好多好多的话,但是这短短的距离却很远…跑到了那人却又不见了…
  “墨池…墨池!你在哪里?墨池!”毓骁叫到。
  “王上…你来了…但是臣的时间到了…该走了,下次臣再来看你…”
  毓骁只听见了艮墨池的声音,却不见人。
  “墨池!”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朵朵桃花,桃花落满毓骁的肩头……花满肩,怎不见花间少年…抬眼间尽是那漫天飞花,相思长,俞斩俞无人,幸免……
  毓骁去了湖心亭,一个人在亭中喝闷酒,直到太阳落山,夕阳落下,一阵微风吹过,那面湖不知为谁泛起了阵阵波浪,他又不知为了谁而,念念不忘。
  一面湖,一个人,一段过往,一座亭里醉一场。
  “王上该回去了…”
  “嗯…走吧”
  回到了寝宫用完了晚膳,毓骁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旁边的人说:“景溪!走,跟本王出去一趟”说完起身就走。
  “唉!王上您刚用完晚膳一会儿再走也行啊!王上!您慢点!等等奴才啊!”景溪连忙跟了上去。
  出了宫门,毓骁便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转悠。不知转了多久,他停在了一个宅子的门口,毓骁抬头借着月光望了望那两个字,觉得格外的扎眼,上面写着“艮府”。
  他和景溪就这样走了进去,里面的人见了他就都跪下了。
  “本王就是来这儿看看,你们该干什么便干什么吧,景溪…走了”
  毓骁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对自己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总想让自己每天都来看看。
  走着走着,他来到了书房,那里没有点灯,所以很暗。
  “王上,奴才为你点灯”
  景溪点完灯后,毓骁进去看了看,屋内的书架上有许多的书,都是艮墨池以前爱看的。书房外面有着几盆花,月光下,那花是蓝紫色的,花形美丽,惹人注目。
  “这是什么花?为何本王从未见过?”
  景溪笑着答道“回王上,奴才在一本书上见过,这种花是桔梗花,这种花生长在中垣,”
  中垣的花…他为何要养中垣的花?遖宿不是也有吗?
  “王上,您可知每一种花都有不同的寓意?”
  “嗯,本王知道”
  “那您知这桔梗花的寓意是什么吗?”
  “本王,不知…”
  “相传,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于是桔梗花有着双层寓意:一是永恒的爱,二是无望的爱”
  “原来是这样……”
  看着毓骁的样子,景溪又说:“王上,但它还有另外两种意义,一种是:真诚不变的爱,另一种是:桔梗花开同时代表了年轻时走过一切回望的心境叫——无悔!”
  无悔…好一个无悔!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
  景溪明白他的意思,没多说就下去了。听着景溪走远的脚步声,毓骁终于坚持不住了,身子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刚才景溪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回荡着。
  毓骁不由得红了眼眶“真诚不变的爱…无悔……艮墨池啊艮墨池…你倒是无悔了,但是我现如今后悔了,墨池,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
  他真的后悔了,他们曾依偎着彼此说好要面对风浪,他也曾亲口对艮墨池说要立他为后……可现在他却负了他……
  毓骁他哭了,哭的像一个失去心爱玩偶的孩童…哭泣中夹杂着伤心和悔恨。悔自己负了他,恨自己没有能保住自己心爱之人,而是让他葬送在自己手中…
  月下残灯略含余温影悄然黯沉,似醉似梦竟恨用情深,夜色太过残忍蒙蔽初见的认真。
  人去楼空何必再等……
  自从毓骁离开艮府的那一晚,每个深夜里他都会梦见自己和艮墨池以前的事情……
  毓骁悄悄打开屋门,就见艮墨池在案桌前写什么东西。毓骁便蹑手蹑脚的过去“墨池!你在写什么呢?”
  艮墨池被毓骁吓了一跳“王上…你做什么!吓我一跳!”“你在写什么?让我看看!”说着一把拿过案桌上的纸张。
  要想当一位明君,需得民心,故此要多了解民情。不仅要得民心,还要增强兵力,但增强兵力定不是为了攻打别的国家,而是为了防守……最终也不要没有防人之心,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毓骁不解道“墨池,这是什么啊?”
  “你曾不是说过,要当一位明君吗?这是给你的,但愿我不在的时候你能用的到…”艮墨池淡淡的说道,他低着头,并没有看见毓骁眼中的异样。
  “不在的时候?墨池,你要去哪里?”毓骁有些慌张,他连忙抓住艮墨池的手说。艮墨池见他这个样子淡淡的笑了…毓骁则是痴痴地看着他,艮墨池伸手把毓骁搂了过来,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亲他的头。
  “别担心…我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哪也不去放心……”艮墨池抱着毓骁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他把毓骁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毓骁听见那砰砰的心跳才安心下来。艮墨池不敢去看毓骁的眼睛,因为他的心会痛。
  “好了,王上,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们出去转一转可好?”
  毓骁笑着亲了亲艮墨池的唇“墨池,唤我的名字”
  “嗯,毓骁……”
  艮墨池笑了,脸上渐渐浮上了一片红晕……
  “真乖,我们走吧”说着他便紧紧地拉着艮墨池的手就向外走,生怕一眨眼,眼前的人儿就会消失似的。
  毓骁推开房门,迎面吹来片片桃花。院里的桃花全开了,艮墨池望着这漫天飞舞的桃花又看了看毓骁痴迷的眼神,眼中浮现出了泪花:“毓骁……我爱你!”说罢,便吻上了毓骁的唇,毓骁也同样回应着他。
  唇舌交加,他们热情的吻着对方……
  漫天飞舞的桃花落在他们的身上,桃花谢坠落,惹无尽尘埃,染红了一身的纯白。
  吻罢,艮墨池推开毓骁,清风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他笑着转身跑去。
  “毓骁!来追我啊追到了给你奖励哦!来啊!”
  毓骁笑着追了上去,两人就像嬉戏的孩童般追逐着。
  “墨池!别跑!等我追到你怎么罚你,站住!”
  “说什么大话!追上我再说!”
  慢慢的,艮墨池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毓骁,眼中充满诀别时的悲伤…
  “追到你了,墨池!”
  毓骁见艮墨池停了下来就跑过去抱住了他,但他抬头看见艮墨池的神情后就有些不安,艮墨池轻轻地推开毓骁,他慢慢的向后退着……毓骁见状,连忙抓住艮墨池的手腕。
  “墨池?你怎么了?”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艮墨池的眼睛,毓骁看不清他的表情。
  “毓骁,假若我走了…你会怎么办?”
  艮墨池抬起头看着毓骁,他的双眼早已泛红,一行清泪从他的脸颊上滑过。毓骁瞪大了眼睛“不!你不会走的,你说过要陪我的……”他急得红了眼眶,抓住艮墨池的手不由得收紧。
  艮墨池听后哽咽道:“可是……毓骁……我要走了,不能陪着你了……”说着他拉开被毓骁抓住的手腕。白净的手腕上出现了红红的印子。
  “墨池…我求你了…不要走,留下来…不要走好不好?”
  但是艮墨池就像没听见一般一直往后退着,毓骁伸手要拉着他,但却触不到他…
  “毓骁…再见了……”
  “不要!”
  毓骁叫道,但这也不记于事,从艮墨池脸上滴落的泪水,溅湿了一片又一片的桃花。
  艮墨池的身影渐渐得没有轮廓……他化作了一只赭色鸟儿……它围着毓骁飞着,最后停在毓骁的额间,用它那小小的喙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额头,做完最后的告别它调转头向远方飞去。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追不上……。
  “墨池!”
  毓骁醒了过来,脸上都是梦中哭过的痕迹,他起身揉了揉头……发现在枕边有封没拆过的信,他打开了那封信,之后他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信中和梦中一样,不过在尾句多了几个字——“愿君安好”……
  毓骁才知,他的墨池再也回不来了…
  窗外树枝上的夜莺凄凉地叫着一声又一声,听着让人心痛,喘不过气来……
  一纸思念繁华燃尽回眸余叹声,恍然梦醒若然一个人,听夜莺,情越深越伤人……
         
   

评论(2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