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条

【夜夜谈】第四季 第八十四夜 小精灵

  雨淅沥沥地下着……街上的行人依旧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人会注意到那破旧不堪的小胡同。
  这时……有位少年打着伞走向破旧不堪的胡同,那里有个垃圾箱…他慢慢地蹲了下来,在垃圾箱的不远处,有一个精致的小笼子…那里装的并不是鸟儿,也不是雪白的兔儿…是一个巴掌大的小人儿…少年小心翼翼的拿起那个笼子…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把笼子装了进去,就像得了宝贝似的带回了家……就这样…那个少年的生活就从此变了……
  “你到底是什么啊?”艮墨池趴在桌子上看着笼子里的小人儿,那小人儿抬头瞥了他一眼,撩起头发,露出尖尖的耳朵道“精灵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说完便又低头吃艮墨池刚给他的东西。
  “可是精灵怎么会在这里?”艮墨池疑惑道。
  “我只是因为触犯了族规,所以才来到这里的”小人儿放下手中的吃的,抬头睁着那圆圆的眼睛望着艮墨池。好萌……可以养来当宠物吗?
  “你有名字吗?”
  “我叫毓骁”他回答道。
  “你呢?”
  “我叫艮墨池”艮墨池…毓骁看了他一眼之后一本正经的说“我给你说,我是一个能实现愿望的小精灵”
  艮墨池白了他一眼道“愿望?你以为你是格林童话故事里的魔鬼吗?还是广告里‘三个愿望一次满足’的奇趣蛋?”艮墨池指着电脑里正在播放的广告说,毓骁呆呆的看着艮墨池,过了好一阵子,毓骁淡淡的开口“是真的,我因为触犯了族规,被罚至人类世界,永无止境的同人类许下三个愿望…三个愿望实现后,就会被再次放回那个胡同中,等待下一个许愿的人……”毓骁低着头…声音软软的…好像再说下去就哭了似的,“那什么时候是个头?”艮墨池疑惑的问,但毓骁什么也没说……
  “你…要许什么…愿望?”他抬头看着艮墨池,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艮墨池看到他这个表情愣住了“愿望?这个……我还没想好……反正是三个愿望,我只要没有许愿,你是不会被送回去的,放心吧”他伸出一根指头揉了揉毓骁的小脑袋笑着说。毓骁也同样伸出小小的手抱住艮墨池的手指蹭了蹭…墨池…我就知道你会把我留下来的……
  “墨池?”门外有人叫道,艮墨池一听就慌了,手忙脚乱的要把毓骁藏起来然后再急急忙忙的关掉电脑“糟了!我哥回来了!他要是知道你的话肯定会把你扔出去的!”
  ‘吱呀——’艮墨池的房门被人打开了…艮墨池下意识的猛地站起身挡住那小小的人,他笑道“哥…你怎么真么早就回来?”怎么这个时候回来!骆珉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了,不行吗?也不知道是谁说让我早些回来给他做饭,怎么现在道不想让我早些回来了?”当时艮墨池都想打自己,明明是自己让哥哥回来做的,怎么有成这样了?“你在藏什么?”“啊?没…没什么啊”他把毓骁向里推了推“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骆珉不解道,说着便向艮墨池走去…“那是因为…因为我们社团要表演,所以在练习,对在练习……”他怕骆珉不信,就又扭了几下腰,但他忘记自己报的是音乐社团…跳舞?那应该是跑到了隔壁社团了,骆珉看着艮墨池的动作差一点就笑出声来“好了…哥你不是要做饭吗,去吧去吧,我还要练习呢”
  还没等骆珉反应过来,艮墨池就推着他向门外走,本以为这次算是天衣无缝的,只是自己再努力的圆谎,身后的小祖宗还是露出了马脚,就在艮墨池说是在练习的时候,这小祖宗却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看!尽管他见过骆珉,但他还是探出头来,没被发现吧这还能说得过去,关键是这小祖宗被骆珉看了个正着!!艮墨池把骆珉推了出去后,连忙锁上门,他靠在门后松了口气…
  “看见了”
  “什么?”他问到,“你哥他看到我了…”艮墨池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毓骁“怎么可能!我明明做的很好的!!”他叫道,完全没注意到屋外的动静……
  屋外,骆珉并没有去立刻去做饭…他只是站在外面听着屋里的动静。
  他…回来了!
  ‘噔噔’
  “墨池,今天去医院吗?”
  医院……对了今天还要去医院!!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艮墨池一把抓起衣架上的外套就往外跑。
  “带上我吧”
  “兴许我能帮上忙”
  艮墨池愣了一下,帮忙……对!他说自己是精灵!肯定能帮上忙的!他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个盒子,那是平安夜时孟章给他的…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连忙找出一把剪刀,在盒子上剪出一个口,就把毓骁装了进去“委屈你一下”一开门就见骆珉站在门口,他把盒子往身后藏了藏“哥,那个我可能晚一些才回来,你就不用等我了,一会儿子煜哥回来了你们吃就好了,别管我了,那个我先走了!!”他急匆匆地说完话就冲了出去。
  “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医院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他带着毓骁,打开了病房的门,那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旁边的仪器设备证明着他还活着,他的手背上都是针孔已经没有地方可扎了……病床边一双眼睛一直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不知道看了多久……
  “他…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吗?”
  那人摇了摇头…紧握的手又紧了些“两个小时前,医生刚来检查过…我也是问了同样的话,可…医生说,章儿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更别说什么时候醒来了…也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他现在很后悔自己两年前,那晚没有早些回家,要不然孟章也不会躺在这个他十分讨厌的地方!他那时在病床前对孟母发过誓,不会让孟章出一点事…可是他却没有做到……
  仲堃仪忍了好久,但是他怕孟章醒来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因为他的章儿不喜欢他这样……
  艮墨池伸手轻轻拍了拍仲堃仪有些颤抖的肩,他又瘦了许多……
  “老师……放心吧孟章哥哥他是个好人,老天是没有理由让这么好的人就这样一直躺在这个地方的……相信我,他会醒过来的!”
  “我先出去一下”艮墨池连忙拿着盒子跑到了医院的院子里。他找了一个人比较稀少的地方盘腿坐在了草地上。
  他打开了盒子,把毓骁拿了出来。
  “毓骁!我现在要许第一个愿望!”
  听着艮墨池的话,毓骁立马联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孟章,因为他吗……
  “你真的要许第一个愿望吗?许过后你就剩下两个愿望了,你要想好了!”他认真的说道,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过不了多久三个愿望就没有了,他就又要离开艮墨池,回到那开始的地方……他不想再和艮墨池分开了!
  “我确定!我要许第一个愿望!”艮墨池不想让孟章这样一直昏迷下去。
  毓骁整理了一下衣服,面朝着艮墨池,站在中间,行了个礼,伸开双臂闭着眼睛对艮墨池说。
  “吾主…请对吾许下汝的愿望…”
  “我…希望孟章能够醒过来!”
  之后艮墨池呆住了,他没想到这种事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他一直觉得这种事只有童话故事或者电视上有……
  毓骁慢慢的悬浮在空中,紧扎着的长发随之散开…他的衣服也随风摆动着。
  “何方圜之天地,祝吾愿于乾坤,以吾之名许汝之愿,给予孟章复苏……”
  待他说完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条又一条银白色的纹路…慢慢地汇聚在他的额间,一时间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些光芒照的艮墨池有些睁不开眼…等他缓过来时已经结束了……毓骁也同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坠落到地上,辛好艮墨池接住了他。艮墨池本想谢谢他,但他却一动不动的躺在艮墨池的手心里“毓骁…毓骁?”是不是像书里写的一样灵力什么的消耗过多了?他还趁机捏了两把毓骁的小脸,嗯…软软的,还不错。之后就小心翼翼的把他装回盒子中就跑回到了病房。
  “老师…要不您先去吃一点饭?这儿由我看着……”
  仲堃仪闻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一点多了…但他还是没有起来的意思,他怕自己走后孟章就醒了…
  艮墨池看出了他的意思便把食盒塞到仲堃仪的手中说道:“好了好了,老师,你快去吧,如果孟章哥哥醒来知道你这个样子,他还会担心的,去吧”临走前仲堃仪深深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孟章,去吃个午饭应该没事吧……但把章儿交给艮墨池这小子能行吗?
  “老师!您现在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我到底是不是您亲学生!!这都不放心?”送走仲堃仪后,艮墨池瞬间感到丧偶人士的思想怎么这样?不对……这还没丧偶呢!如果真的那该有多恐怖啊!!想想都口怕,我的乖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呸!孟章哥哥一点会好好的一定会的!
  在这时,病床上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
  “墨…池……?”
  “医生,他怎么样了?”仲堃仪刚要回来,就见艮墨池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他说…孟章醒来……
  他把食盒随手一扔就往病房跑去…心疼食盒两秒……
  “病人一直不配合,所以……”看着一直埋在仲堃仪怀里的孟章,仲堃仪还时不时的揉揉他的头发…医生表示…看个病人也会被虐狗!有天理吗!!站在一边的艮墨池想说习惯就好。
  “章儿,听话,让医生看一看”仲堃仪柔声道,但孟章没理会,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章儿……听话!!”这次仲堃仪把声音放大了…孟章一听就把头从他怀里伸出来,道“不…要,我不要!”小脸儿一下就皱了起来,仲堃仪实在没办法了,就轻轻的亲了一下孟章的额头“这下该听话了吧?”
  我去……老师!这是在医院啊!!这儿还有人哪!!!还有……为什么要这样写啊!!!!
  我感到我的心受到了N点创伤!!
  这是来自仲堃仪最‘耿直’的学生和一位最‘耿直’的白衣天使此时此刻最想说的话。
  孟章安静了下来,医生上去看了看说:“病人算是在我就业这几年中苏醒最快的,要按以前,起码还有三四年……不过病人还需要在医院观察观察……”
  说完,医生就走了,当然谁都不想在这个环境下多待一分钟,因为……太虐狗了!!
  “那个……既然孟章哥哥醒了,那我就先走了,顺便给哥哥说一声”艮墨池起身拿起盒子说,孟章从仲堃仪怀里探出头挥挥手说:“墨池,再见”“孟章哥哥再见…”
  回到了家……艮墨池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他在桌子上放了几张纸巾,之后把毓骁小心翼翼地从盒子中取了出来,把他放在纸巾上,让他舒服些。他俯身看着毓骁的样子,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如此熟悉……他就这样看了他好久……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慢慢地,毓骁睁开了眼,他缓缓地坐起身来∶“我们……这是回来了……?”毓骁问艮墨池。
  他的声音很轻……“嗯,我们回来了,毓骁这次谢谢你”说罢,便在毓骁的额头落下了一个吻,毓骁原来泛白的脸有些发红。
  艮墨池看着他这个样子淡淡的笑了笑问∶“毓骁,你为什么会昏过去?”“只是消耗了一些灵力,睡一觉就好了…”毓骁解释道“那好吧……毓骁,你能给我讲一讲你的故事吗?”艮墨池有些好奇,他们精灵的事,“我的故事啊……”“嗯嗯”“那或许要晚一些了,不如晚上给你讲好了”“说好了!不许骗我,知道吗!”艮墨池一脸“你要敢骗我,我就打你屁股”的表情,轻笑道:“不骗你”这辈子都不会骗你……
  “墨池……你不用写作业吗?”毓骁看着桌子上厚厚的一摞书问“作业?那是什么?能吃吗?”“……”艮墨池看着毓骁那一脸“我在看傻子”的样子就笑了起来“哈哈,好了不逗你了,作业我早就写完了”说着就打开了电脑。你这么皮你哥知道吗?这个一定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艮墨池,我不认识这个人,嗯对…不认识,毓骁想着。艮墨池打开了音乐,找了一首歌一遍又一遍的哼唱着。
  “但是我却依然不会退缩,不顾一切阻碍地去爱你……对我来说你就是最美好的出现……”听着歌词,毓骁的心一阵又一阵的刺痛着,哪些词就像针一样扎在他心里……墨池…那年,你是不是也是这样?
  “毓骁……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毓骁……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爱你……”
  “墨池!”
  在一个四周漆黑的地方……艮墨池跪在中间……微微的光照在他身上,隐隐约约中能看到他浑身都是血,口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句话,毓骁就站在他面前……但他看不见他……毓骁想抚摸着艮墨池的脸,可是却触不到他一这时传来一个声音“他代替你承受了这八十一针,到现在你为何还不醒悟!!”艮墨池也随之倒下……没有任何动静……毓骁红了眼跑上前去,抱住了他,但却是冷冰冰的他……
  若是静静的听,或许能听见眼泪溅到地上的声音……
  “啊!!!”
  毓骁猛地一下睁开眼,看了一下四周……是他的卧室……刚才的是梦……
  艮墨池闻声跑了过来,把他放在刚替他准备好的模型上让他舒服一点“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说着用食指轻轻地擦拭去他额头的汗水,毓骁抬起头望着他:“我睡了多久?”艮墨池看了看表说:“嗯……现在八点了……你都睡了四个小时了”
  听了他的话毓骁小声喃喃道:“睡了那么久……这次灵力消耗的有些大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艮墨池就开始脱衣服。“啊!你干什么?”毓骁一下捂住了眼睛,像被流氓调戏的良家妇女似的大叫,艮墨池看着他的样子就大笑起来,还不忘伸手弹一下他的额头。
  “哎呦…”
  毓骁吃痛,用小手揉了揉额头,露出奶凶奶凶的模样看着艮墨池。
  “你又不是小姑娘,再说了我又不对你做什么,你叫什么呀?”说着还对毓骁做了一个容易令人想歪的表情,看见这个表情,毓骁下意识的用手臂环住身体。
  “那你脱衣服做什么?”
  “睡觉啊!我习惯裸睡,不脱衣服做什么?”
  一下子毓骁又捂住了眼睛,我的天!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艮墨池,何方妖精,快把我的墨池还回来!!!
  “捂什么?难不成你是个女的?”
  “你这样子你哥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我又不是什么都不穿,好了赶紧睡吧,我可不想听见我哥那家伙和子煜哥腻歪的声音!”之后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比较柔软的枕头,放在自己的枕头旁边,把毓骁拎了过去,盖好被子。
  “好了,现在可以讲了吧?”
  艮墨池翻过身去曲着胳膊枕着
  “你要听什么?”毓骁整个人躺在枕头里说“你给我讲你受罚的原因好吗?我有些好奇……”他想了一会儿说。
  听到这儿……毓骁愣了一下,转过头去看艮墨池,艮墨池见他这副表情还以为他不想说,便连忙开口说:“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的……还没说完毓骁就淡淡的开口说:“我们精灵一族在成年之时要去人间生活一段时间,去接触一些不同的事物,但是族里有禁令,在人类世界不能与人类产生感情,而我……不仅与他产生了感情,还把他伤的很深……”
  “那天,我们被送到了这里,对于这个我们并不熟悉的世界,许多精灵选择结伴同行,而我却选择独自一人,然后,一次偶然我遇见了他。”说道这里…毓骁淡淡地笑了…
  “那时,我还不善与人类交流,他就以为我是个小哑巴,渐渐的,我们也成了好朋友,他还拖朋友介绍工作给我,在一次的情人节,他把我约了出来,说…他喜欢我那一次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脑子里却出现了另一个人的样子,当时…我只能说对不起…,他苦笑着说没关系,看着他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很不舒服…那天过后,我以为他忘了……直到有一天,我带了一个人去见他,那一次是他最后一次对我告白…在那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告白都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当时他对我说毓骁,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了…我爱你毓骁…我爱你…说完他哭了…他那突如其来的哭泣让我手足无措,在这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在回到族里的时候,我哥把我叫了过去,他告诉我有许多精灵触犯了禁令。其中……也有我,我本以为会受到刑罚,但是我哥给我看了一个东西,在幻影镜中他跪在地上,浑身都是血…还时不时有血滴下来……”毓骁有些哽咽,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在一旁的艮墨池轻轻地说:“你没有受刑罚…是因为他代替了你吗?”
  听了他的话,毓骁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已经不成样子了“是…他代替我受了那八十一钉,我哥对我说,其实在那天之后,族人也曾找过我,但是碰到了他,他们是要抓我回去,可最后把他带走了…他,替我受了全部的刑罚”毓骁永远不会忘记那时,自己像疯了一样跑到了葬灵地,那里到处都是违背了禁令的精灵尸体,受过刑罚的精灵死后尸体不会消散,也许是给其他精灵一个警示。他在那里找了许久,手上沾满了血,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他。浓稠的血沾满了毓骁全身,看着他满脸血迹的样子,毓骁就感觉心如刀割,每一次的呼吸都觉得无比的痛,可怀中的人儿早已没了动静,他抓住他冰凉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颊,血红的手在脸上沾上一道又一道印子…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的心,自己最爱的人是谁,最离不开的人是谁…毓埥看着毓骁淡淡的说,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回想到这里,毓骁再也忍不住了,泪水静悄悄的顺着脸颊划过。
  “那最后呢?最后他怎么了?”见他停了下来,艮墨池忍不住问。
  “最后,我在葬灵地找到了他,但是…已经是冰凉的尸体了…我哭着求我哥救他,我哥说是要我付出代价的,我那时没有犹豫,因为那是我欠他的。在那之后我哥对我说不要去想他,不要偷偷的去见他,如果说他的就像天堂的诱惑,这种诱惑像毒一样,早已深入骨髓了。我也试着渐渐的做出释怀的假象…可我还是忘不了他,忘不了我们的过去。”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艮墨池迷迷糊糊的说道。
  “所以我就和我哥说,我想去找他,想和他在一起,之后我便又来到了人类世界,永无止境的同人类许下愿望,直到找到他,让他的第三个愿望许下………墨池?”毓骁听着浅浅的呼吸声从枕头上爬起来,就看见艮墨池已经睡着了,他轻轻地笑了一下爬到艮墨池旁边,在他柔软的唇上烙下一个吻“晚安墨池”
  第二天清晨,毓骁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艮墨池不在旁边,他起身晃晃悠悠来到床头,迎面而来的是一张贴在台灯柱上的便利贴‘毓骁,我和我哥去医院看孟章哥哥,中午就回来,如果你饿的话东西在闹钟后边,听话哦,我会早点回来的么么哒~’字尾还画了两个小爱心…咦!墨池是被什么东东附体了?嗯…那就这样说,现在整个家里就我一个?耶!毓骁想着,就变了个模样,瞬间变成了正常人的大小然后扑到床上抱着艮墨池睡觉的枕头,把头埋在里面。啊~墨池的味道~嘻嘻,啊好开心好开心,如果现在有人开门,肯定看到的是一个疑似玩cosplay的变态抱着一个枕头猛吸还在床上滚来滚去就这样他抱着枕头度过了漫长的早晨。
  艮墨池回来的时候,自己房间的门还是和走时一样,他推开门就看见毓骁小小的一个缩在自己的枕头上,衣服脱的只剩下里衣,小脸通红通红的。“毓骁?”他伸出一只手来,戳了戳毓骁的小手,但他还是没反应,艮墨池又伸手抚向毓骁的额头,那里格外的烫,之后艮墨池就连忙摇醒他“毓骁,醒醒别睡了,你都发烧了,毓骁!”听见有人在唤自己,毓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嗯……墨池?你回来了……好舒服嘻嘻”抱着艮墨池的手指傻乎乎的笑了起来,时不时的还蹭两下。
  “舒服什么啊!快点起来你都发烧了!”艮墨池气的把毓骁拎起来打算给他穿好衣服,但刚拎起来就又软绵绵的倒下了“嗯~墨池我难受……”之后艮墨池看呆了,毓骁像个小肉虫一样爬到床头,抱住台灯柱狂蹭,一边蹭还一边嘟囔着“好舒服~好凉快~”艮墨池看完整个过程脸都黑了,难道精灵都这样吗?妈妈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闹腾够了毓骁就顺着台灯柱滑了一下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艮墨池无奈的把毓骁从台灯上拽下来,给他穿好衣服,真的很想说…古人的衣服真麻烦!艮墨池找出家里剩下的退烧药,弄些温水化开后,找了个小勺子喂给毓骁,但是他不喝,喂给他多少就吐多少,艮墨池急得不行,然后自己就喝了一点,弯下腰,吻上毓骁的嘴,把药给他渡了过去,搞定!看着毓骁乖乖的喝完了药,艮墨池在心里给自己了一个大大的赞,喝完了药,毓骁还咂咂嘴一脸美滋滋的样子,艮墨池是看的一脸嫌弃。吃完午饭,他就又回到房间照顾毓骁,可这小人睡个觉也不老实,一会儿一踢被子,虽然腿短…但是还是很容易着凉,因为太困艮墨池就趴在床边睡着了,待毓骁退完烧睁眼看见的就是艮墨池的睡颜,毓骁又一次爬到艮墨池旁边,一脸乖巧的样子静静地看着他但还没看多久艮墨池就醒了“嗯?毓骁你看着我干什么?”“谁让你好看,怎么不行啊,他怎么样了?”一听艮墨池就知道他是在说谁“醒是醒了,可是医生说他的心智现在就和小孩子一样”想到仲堃仪当时的神情,艮墨池想一想现在心里也不好受“对不起…”毓骁低下头说,见他这个样子艮墨池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道“这不怪你,老师也说了…只要他醒了就好,不怪你,对了你灵力恢复了怎么样了?”“怎么了?”“没事我只是问问,如果恢复好了我想许第二个愿望”这么快吗……毓骁淡淡的笑了一下说“当然恢复好了”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和上一次一样理了理衣服“吾主……”还没说完,就被艮墨池的手指抵住了唇,艮墨池笑着说:“这个愿望不需要你的灵力,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即使以后你会同许多人许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想让我在乎的人再和孟章哥哥一样,这…你能答应我吗?”在乎的人……他根本没有想到艮墨池会这么说…一时间泪水又充满了眼眶“嗯,答应,我答应你会照顾好自己”有你这句话即使第三个愿望不是那个也无所谓了“好了好了,这又不是言情剧哭什么,我给你说,下个星期五我们学校要社团表演,到时候我让我哥带你去,你的事我都给我哥说好了,他会带你去的而且还是前排!很棒的”也许……这算一个不错的开始。
  艮墨池学校礼堂……
  我给你说啊,听说音乐社团的墨池学长超帅的!而且唱歌也很好的,这次他是主唱诶!
  这个我知道,要不是学校不让带手机我一定要照几张照片!
  好想让墨池学长做我男朋友!!如果不行的话他哥哥也行,她们说墨池学长的哥哥是个暖男,啊!想想都高兴!
  被骆珉托在怀里的毓骁听完那些女同学的话想呵,墨池,我的,墨池他哥,你们大三六班子煜学长的,俩都没的捞,哎,墨池人气那么高我应该抓紧一些了……“你说…这次你又想做什么?”骆珉幽幽的说道“路上你都问了我不下二十遍了,我都说了这次我只想把欠他的还给他,顺带把你养了多年的白菜带走,我真的不会害他”毓骁白了一眼骆珉说,呵,不是带走吧我看你是想带走顺便再拱一次吧!我养了多年的白菜被你拱了还是两回!你说我能不多问几遍吗?……
  “你说墨池他学校的社团怎么一点创意都没有,舞蹈社团跳舞,那美术和书法还有那个考思什么来着,这些干什么?”
  “那是动漫社,cosplay…”
  “对就这个,你说让这些社团做什么?”毓骁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你就安生点吧,按这个顺序应该快音乐社了,诶出来了”
  “下面有请音乐社带来歌曲《好在你没离开》”主持人报完幕就迎来全场的高呼,啊!我看见墨池学长了!就那个最前边的那个,好帅!男神!“啊!墨池出来了,出来了!啊我媳妇儿就是这么好看嘻嘻”毓骁在骆珉怀里又欢了起来。“你们就一个星期没见用不着这么高兴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懂不懂?”
  灯光慢慢的暗了下来,一道光照在了艮墨池身上…随着伴奏的开始他在心里默默的打着拍子…
  以为早已经错过了我的明天,困在这冬夜一个人面对世界,忽然之间整座城市纷纷飞了白雪,渐渐淹没这漫漫的长街…
  顿时全场安静的听着,想不到…他唱歌这么好听……
  就算前路有多危险就算命运善变,你说不要怕要我勇敢一些,好在你还没离开我,好在黑夜中有你在身后,就算全世界都放弃我,还有你温暖的手,好在你还没离开我,好在我们都有同样的执着,就这样不离不弃不眠不休。
  待艮墨池唱完后,一瞬间又引起了一阵欢呼,也许,没人看见他是全程注视着毓骁唱完的……
  “唱的不赖嘛”
  “那是,也不想想你媳妇儿我是谁?”
  “来来来,让你老公我mua一口,我媳妇儿辛苦了”
  艮墨池从骆珉怀里接过毓骁,让他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不行不行,我要亲嘴!”这家伙亲了一下脸还不够。
  “你别得寸进尺,这是学校,回去让你亲个够”
  “我媳妇儿最好了”
  在一旁的骆珉往旁边移了移说:“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艮墨池抱着毓骁回答道“就在前两天,哥你要是嫌我们腻歪就早点答应子煜哥的求婚,你们都腻歪两三年了”“就是就是,你就早点答应吧”毓骁也起哄道,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看完了整个社团表演。
  
  
  “墨池,生日快乐!”毓骁端着一个蛋糕对正在看书的艮墨池说,这已经离上次社团表演有一个多月了“你怎么知道?”“你哥告诉我的”真是我亲哥…毓骁看着艮墨池以为他不高兴“不高兴吗?”“没有,你还没告诉我,那个永无止境许愿的事什么时候结束那…”“嗯…只要有个人在第三个愿望许下希望我留下来就好了”只有你许下希望我留下来,也只能是你。艮墨池听完一脸不相信“这么简单?”“嗯,就这么简单,好了今天是你生日,快点许愿吧”双手交叉许完愿望后他吹灭了蜡烛。
  “毓骁”
  “嗯?”
  “你…变回原来的样子吧”
  毓骁听从他的话,变回来正常的大小,缓缓睁开眼就迎来艮墨池深深的一个吻…
  “毓骁,我要许最后一个愿望”艮墨池说道。
  “吾主,请对吾许下汝的愿望”毓骁笑着说。
  “吾,愿卿伴吾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卿可愿?”
  “我愿意”
  
就这样不离不弃 不眠不休

临摹了一张忘羡ԅ(¯ㅂ¯ԅ)
无视那双女化了的眼睛…( ー̀εー́ )因为……呃……那是偶自己加的(*/∇\*)

第一次临摹左侧(๑Ő௰Ő๑)

第一次画(๑Ő௰Ő๑),字丑勿喷

蓝曦臣:oh,nice!

蓝忘机:(表面很冷静,内心…魏婴!我们去天天!!)
【说好的雅正呢?(๑Ő௰Ő๑)】

薛洋:没什么啊!道长你这身只能好看(❁´◡`❁)*✲゚*

【夜夜谈】第三季 第六十一夜 梦

  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地牢中,一个人被冰凉的铁链紧紧地绑在不知对多少人施过刑的刑架上……
  过了很久…
  “吱呀—”一声,木制的牢门被人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在一旁的狱卒见人连忙说道:“王上!”毓骁没有理会,直接走向刑架,他看着刑架上的人,不知该如何开口。
  那人的头微垂,浑身上下都是被刑罚的痕迹,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听见声音,他只能轻微的抬起头。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看着那人的样子,毓骁一直不相信曾经对他温柔的人会做出那种事来,他一直都在说服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那些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毕竟在朝中有很多人对他不满。但这是事实,毓骁必须面对。
  “艮墨池…本王再问你一遍,太师是不是你杀的?还是别人指使你杀的?”想了很久的毓骁说。
  艮墨池听了毓骁的话,抬起头看着他。
  “是我杀的…”
  艮墨池弱弱的说,说完他笑了,是嘲讽的笑,不知是在笑毓骁,还是在笑自己…
  毓骁看见艮墨池的样子,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
  “那你为何要杀太师?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你在中垣前一任的王?”
  “臣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遖宿……为了王上,仅此而已…”
  又是这一句!
  “好!甚好!来人!本王要亲眼看着,这八十一钉,一钉不差的钉进去!”
  狱卒听到了命令就开始行刑了,而毓骁就在一旁看着一根根带棱的钉子,钉入艮墨池的身体里……
  “王上…王上!”
  毓骁睁开了眼,看了看四周,才想到刚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揉了揉发紧的头问:“怎么了?”
  “王上时辰不早了,该上早朝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整个早朝下来毓骁都是心不在焉的。临下朝时,毓骁的脑中还浮现着那人的笑,不知在想什么…想着想着毓骁就摇了摇头心想:那件事离现在早已有一月有余了,自己为何还是会想到他?没一会他就烦了,我根本不在乎他!我才不在乎一个对遖宿有不良之心的人!
  下了朝,毓骁就回到了寝宫,一脸烦闷的样子坐在桌旁,还没坐一会儿就坐不下去了。之后就去了花园…
  那里有一棵桃花树…树上的桃花已经全开了…风一吹…便有片片桃花飘落…
  毓骁渐渐地走向那棵桃花树。
  隐隐约约他看见树下有个身着赭色衣裳的人在那里,不知是在等谁…
  慢慢地那人的眉目渐渐清晰了…
  “墨池!”
  艮墨池听见有人在唤他便转过身笑着对毓骁说
  “王上…你终于来了…臣在这桃花树下等了好久…”
  毓骁向那棵树下跑去,不知为何他想仔细的看着艮墨池,想抱他,想亲吻他,想和他说好多好多的话,但是这短短的距离却很远…跑到了那人却又不见了…
  “墨池…墨池!你在哪里?墨池!”毓骁叫到。
  “王上…你来了…但是臣的时间到了…该走了,下次臣再来看你…”
  毓骁只听见了艮墨池的声音,却不见人。
  “墨池!”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朵朵桃花,桃花落满毓骁的肩头……花满肩,怎不见花间少年…抬眼间尽是那漫天飞花,相思长,俞斩俞无人,幸免……
  毓骁去了湖心亭,一个人在亭中喝闷酒,直到太阳落山,夕阳落下,一阵微风吹过,那面湖不知为谁泛起了阵阵波浪,他又不知为了谁而,念念不忘。
  一面湖,一个人,一段过往,一座亭里醉一场。
  “王上该回去了…”
  “嗯…走吧”
  回到了寝宫用完了晚膳,毓骁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旁边的人说:“景溪!走,跟本王出去一趟”说完起身就走。
  “唉!王上您刚用完晚膳一会儿再走也行啊!王上!您慢点!等等奴才啊!”景溪连忙跟了上去。
  出了宫门,毓骁便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转悠。不知转了多久,他停在了一个宅子的门口,毓骁抬头借着月光望了望那两个字,觉得格外的扎眼,上面写着“艮府”。
  他和景溪就这样走了进去,里面的人见了他就都跪下了。
  “本王就是来这儿看看,你们该干什么便干什么吧,景溪…走了”
  毓骁第一次觉得这个地方对自己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总想让自己每天都来看看。
  走着走着,他来到了书房,那里没有点灯,所以很暗。
  “王上,奴才为你点灯”
  景溪点完灯后,毓骁进去看了看,屋内的书架上有许多的书,都是艮墨池以前爱看的。书房外面有着几盆花,月光下,那花是蓝紫色的,花形美丽,惹人注目。
  “这是什么花?为何本王从未见过?”
  景溪笑着答道“回王上,奴才在一本书上见过,这种花是桔梗花,这种花生长在中垣,”
  中垣的花…他为何要养中垣的花?遖宿不是也有吗?
  “王上,您可知每一种花都有不同的寓意?”
  “嗯,本王知道”
  “那您知这桔梗花的寓意是什么吗?”
  “本王,不知…”
  “相传,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于是桔梗花有着双层寓意:一是永恒的爱,二是无望的爱”
  “原来是这样……”
  看着毓骁的样子,景溪又说:“王上,但它还有另外两种意义,一种是:真诚不变的爱,另一种是:桔梗花开同时代表了年轻时走过一切回望的心境叫——无悔!”
  无悔…好一个无悔!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
  景溪明白他的意思,没多说就下去了。听着景溪走远的脚步声,毓骁终于坚持不住了,身子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刚才景溪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回荡着。
  毓骁不由得红了眼眶“真诚不变的爱…无悔……艮墨池啊艮墨池…你倒是无悔了,但是我现如今后悔了,墨池,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
  他真的后悔了,他们曾依偎着彼此说好要面对风浪,他也曾亲口对艮墨池说要立他为后……可现在他却负了他……
  毓骁他哭了,哭的像一个失去心爱玩偶的孩童…哭泣中夹杂着伤心和悔恨。悔自己负了他,恨自己没有能保住自己心爱之人,而是让他葬送在自己手中…
  月下残灯略含余温影悄然黯沉,似醉似梦竟恨用情深,夜色太过残忍蒙蔽初见的认真。
  人去楼空何必再等……
  自从毓骁离开艮府的那一晚,每个深夜里他都会梦见自己和艮墨池以前的事情……
  毓骁悄悄打开屋门,就见艮墨池在案桌前写什么东西。毓骁便蹑手蹑脚的过去“墨池!你在写什么呢?”
  艮墨池被毓骁吓了一跳“王上…你做什么!吓我一跳!”“你在写什么?让我看看!”说着一把拿过案桌上的纸张。
  要想当一位明君,需得民心,故此要多了解民情。不仅要得民心,还要增强兵力,但增强兵力定不是为了攻打别的国家,而是为了防守……最终也不要没有防人之心,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毓骁不解道“墨池,这是什么啊?”
  “你曾不是说过,要当一位明君吗?这是给你的,但愿我不在的时候你能用的到…”艮墨池淡淡的说道,他低着头,并没有看见毓骁眼中的异样。
  “不在的时候?墨池,你要去哪里?”毓骁有些慌张,他连忙抓住艮墨池的手说。艮墨池见他这个样子淡淡的笑了…毓骁则是痴痴地看着他,艮墨池伸手把毓骁搂了过来,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亲他的头。
  “别担心…我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哪也不去放心……”艮墨池抱着毓骁说,到最后声音有些哽咽,他把毓骁的头搂在自己的胸前,毓骁听见那砰砰的心跳才安心下来。艮墨池不敢去看毓骁的眼睛,因为他的心会痛。
  “好了,王上,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们出去转一转可好?”
  毓骁笑着亲了亲艮墨池的唇“墨池,唤我的名字”
  “嗯,毓骁……”
  艮墨池笑了,脸上渐渐浮上了一片红晕……
  “真乖,我们走吧”说着他便紧紧地拉着艮墨池的手就向外走,生怕一眨眼,眼前的人儿就会消失似的。
  毓骁推开房门,迎面吹来片片桃花。院里的桃花全开了,艮墨池望着这漫天飞舞的桃花又看了看毓骁痴迷的眼神,眼中浮现出了泪花:“毓骁……我爱你!”说罢,便吻上了毓骁的唇,毓骁也同样回应着他。
  唇舌交加,他们热情的吻着对方……
  漫天飞舞的桃花落在他们的身上,桃花谢坠落,惹无尽尘埃,染红了一身的纯白。
  吻罢,艮墨池推开毓骁,清风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他笑着转身跑去。
  “毓骁!来追我啊追到了给你奖励哦!来啊!”
  毓骁笑着追了上去,两人就像嬉戏的孩童般追逐着。
  “墨池!别跑!等我追到你怎么罚你,站住!”
  “说什么大话!追上我再说!”
  慢慢的,艮墨池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毓骁,眼中充满诀别时的悲伤…
  “追到你了,墨池!”
  毓骁见艮墨池停了下来就跑过去抱住了他,但他抬头看见艮墨池的神情后就有些不安,艮墨池轻轻地推开毓骁,他慢慢的向后退着……毓骁见状,连忙抓住艮墨池的手腕。
  “墨池?你怎么了?”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艮墨池的眼睛,毓骁看不清他的表情。
  “毓骁,假若我走了…你会怎么办?”
  艮墨池抬起头看着毓骁,他的双眼早已泛红,一行清泪从他的脸颊上滑过。毓骁瞪大了眼睛“不!你不会走的,你说过要陪我的……”他急得红了眼眶,抓住艮墨池的手不由得收紧。
  艮墨池听后哽咽道:“可是……毓骁……我要走了,不能陪着你了……”说着他拉开被毓骁抓住的手腕。白净的手腕上出现了红红的印子。
  “墨池…我求你了…不要走,留下来…不要走好不好?”
  但是艮墨池就像没听见一般一直往后退着,毓骁伸手要拉着他,但却触不到他…
  “毓骁…再见了……”
  “不要!”
  毓骁叫道,但这也不记于事,从艮墨池脸上滴落的泪水,溅湿了一片又一片的桃花。
  艮墨池的身影渐渐得没有轮廓……他化作了一只赭色鸟儿……它围着毓骁飞着,最后停在毓骁的额间,用它那小小的喙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额头,做完最后的告别它调转头向远方飞去。任身后哭号嘶喊着也追不上……。
  “墨池!”
  毓骁醒了过来,脸上都是梦中哭过的痕迹,他起身揉了揉头……发现在枕边有封没拆过的信,他打开了那封信,之后他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信中和梦中一样,不过在尾句多了几个字——“愿君安好”……
  毓骁才知,他的墨池再也回不来了…
  窗外树枝上的夜莺凄凉地叫着一声又一声,听着让人心痛,喘不过气来……
  一纸思念繁华燃尽回眸余叹声,恍然梦醒若然一个人,听夜莺,情越深越伤人……